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环境监测 > 超六成地下水监测点水质为较差、极差!背后这事必须

超六成地下水监测点水质为较差、极差!背后这事必须

发布时间:2020-05-22 点击:水质监测对象可分为
  

  不得不提的是,相对于看得见的地表水而言,隐藏的地下水对人体的影响可能会更大,因为我国大部分地区的饮用水源仍然主要依靠地下水。

  与2015年相比,我国大气、水等质量总体保持着逐步改善的趋势,但当前整体质量问题仍不容忽视。

  公报介绍,评价结果显示:水质为优良级、良好级、较好级、较差级和极差级的监测点分别占10.1%、25.4%、4.4%、45.4%和14.7%。主要超标指标为锰、铁、总硬度、溶解性总固体、“三氮”(亚硝酸盐氮、硝酸盐氮和氨氮)、硫酸盐、氟化物等,个别监测点存在砷、铅、汞、六价铬、镉等重(类)金属超标现象。

  根据公报,我国对地表水的监测结果显示,与2015年相比,Ⅰ类水质断面比例上升0.4个百分点,Ⅱ类上升4.1个百分点,Ⅲ类下降2.7个百分点,Ⅳ类下降1.7个百分点,Ⅴ类上升1.1个百分点,劣Ⅴ类下降1.1个百分点。这意味着地表水水质改善明显,其中Ⅰ类和Ⅱ类水质断面比例总共提升4.5个百分点。

  2013年2月下旬至3月,环保部曾开展华北平原排污企业地下水污染专项检查,检查涉水排污企业25875家,查处各类违法行为558件。其中,88家企业被处以613万余元罚款。

  但与此同时,地下水治理形势却比较严峻。公报介绍,2016年,6124个地下水水质监测点中,水质为优良级、良好级、较好级、较差级和极差级的监测点分别占10.1%、25.4%、4.4%、45.4%和14.7%。这意味着,超过六成的地下水监测点属于较差级和极差级。

  早在2011年10月,环保部印发的《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(2011~2020年)》中指出,2009年,经对、辽宁、、上海、江苏、海南、和广东等8个省(区、市)641眼井的水质分析,水质Ⅰ类~Ⅱ类的占总数的2.3%,水质Ⅲ类的占23.9%,水质Ⅳ类~Ⅴ类的占73.8%,主要污染指标是总硬度、氨氮、亚硝酸盐氮、硝酸盐氮、铁和锰等。

  2016年,以地下水含水系统为单元,国土资源部门对全国31个省 (区、市)225个地市级行政区的6124个监测点(其中国家级监测点1000个)开展了地下水水质监测。

  认为,相对于地表水治理而言,大规模地下水治理并未真正开始,从国际上经验看,治理效果也十分有限,必须要重在预防。

  6月5日,环保部发布了《2016中国状况公报》(以下简称公报)。公报指出,2016年,各地区、各部门扎实推进工作,取得积极进展,包括全力打好污染防治三大战役、健全预防体系、深化生态环保领域、强化执法监管和风险应对等多个方面。

  为加强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,尤其是水资源匮乏的华北地区,2013年4月,部会同国土资源部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及水利部编制的《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方案》印发,文件在分析此区域地下水污染的成因时指出,海河流域受污染地表水入渗补给是地下水污染的重要原因。2010年,该流域废水排放量高达49.73亿吨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马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,从这些年的水质状况来看,地下水的水质状况比地表水水质差,而且还在继续退化。地下水和地表水存在大量交流,当地表水出现改善时,地下水也应该出现改善,对此尤其要是否有大量人为污染已经从地表排放转移到了地下排放。

  马中分析,超过80%的地下水和地表水是交流的,地表水质目前正趋于改善,但地下水质却出现恶化之势,地下水退化不太可能是自身原因造成的,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污染从地表转到地下了。

  2013年2月,由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研究所实施的国土资源大调查计划项目《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调查评价》显示,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,直接可以饮用的Ⅰ―Ⅲ类地下水仅占22.2%,经适当处理可以饮用的Ⅳ类地下水占21.25%,需经专门处理后才可利用的Ⅴ类地下水占56.55%。深层地下水需经专门处理后才可利用的Ⅴ类地下水占50.42%。

  公报显示,在上述区域的2104个测站地下水质量综合评价结果显示,水质评价结果总体较差:水质优良的测站比例仅为2.9%,良好的测站比例为21.2%,无较好测站,较差的测站比例为56.2%,极差的测站比例为19.8%。主要污染指标除总硬度、溶解性总固体、锰、铁和氟化物可能由于水文地质化学背景值偏高外,“三氮”污染情况较重,部分地区存在一定程度的重金属和有毒有机物污染。

  同时,水利部门流域地下水水质监测井主要分布于松辽平原、黄淮海平原、山西及西北地区盆地和平原、江汉平原重点区域,监测对象以浅层地下水为主,基本涵盖了地下水开发利用程度较大、污染较严重的地区。

  马中解释说,本来是地表的排放,最后排到了地下,比如渗坑、深井等排污,这些只是看得到的,还有各种废弃的矿井等,近年来,这个问题不断被发现。

  马中称,很多地区饮用水水源都来自地下水,大城市还可以通过调水解决水源问题,小城市和农村(特别是北方地区)就很难改变对地下水的依赖。

  研究中心主任对每日经济新闻说,地下水污染源头主要是工业、农业、城市排放,尤其是一些企业直接通过渗坑、深井排放污染物,排放的污水中一旦含有毒有害的重金属、持久性有机物等,治理起来非常困难。
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精彩推荐